不久起风了的风越吹越猛好像有刮不完的风风势

发布时间:2018-08-20 17:38:34   编辑:优乐彩彩票_优乐彩彩票登录浏览人次:139

捕神运功抵抗,也是有些体力不支,竟是无法与那箫声抗衡。
 
    以孟婆这等强者前辈都无法战胜吹箫之人,可见此人武功造诣颇深,内功底蕴非凡。
 
    若是任凭他这箫声吹奏下去,非得令得他们发狂不可。
 
    旦见孟婆勉强的支撑着身体站立起来,抛开了拐杖。双手合拍,一股气流波动,随着嘴唇开启,一声狂喝之音飞奔而出,引得四周大乱。犹如讯雷疾泻声闻数里,震慑人心的不可思议之威力。
 
    顷刻间,箫声被扰断,而孟婆的一声雷吼之音依旧回荡在耳旁。捕神也是被这一声吼击退倒地,没有想到孟婆如此彪悍。
 
    “狮吼功果然是天下齐绝武学。孟婆虽已年老珠黄,实力依旧不减呐……”一声长啸,一个五旬般的男人手执一柄玉萧自树林之中缓缓走出……
 
 第十一章 弹指神通显神威
 
    只见自林中窜出来的那人五十岁左右年纪,穿一件腰身宽大的布袍,上唇微髭,头发已现花白,中等身材,略见肥胖,笑吟吟的面目甚是诡异。
 
    “能以箫声独步天下的,除了玉音子‘萧不平’之外,恐怕再无他人了吧……”孟婆艰难的攀爬起身来,干枯的手背缓缓的擦拭着嘴角的瘀血。
 
    捕神瘫坐在另一侧,自然看得清孟婆擦拭嘴角的那只手还在颤抖,不停地在抖动着。看来,先前那萧不平的箫声也是带给了孟婆极大的伤害。
 
    听到这玉音子‘萧不平’的名字,捕神猛地一深思。这名字听起来倍感陌生,好似从未在江湖之中听说过他的传闻。不过以他那高深的内力与箫声,应当也是一位实力不在孟婆之下的强者。江湖之大,没有听闻过的人不代表他没有实力。恰恰相反,越是实力雄厚的人物,越喜欢隐姓埋名,隐退江湖。
 
    ”孟婆,你这一副病态还是莫过太逞强了。今日我来只要‘捕神’一人,你若旁观不插手的话,我可以保全你的姓名。”萧不平淡然道。
 
    原来,此人也是为了捕神的首级而来,没想到祝家庄的悬赏竟然比武林盟主发号施令还要管用。
 
    “如果我老婆子非要管上一管呢?”孟婆重拾了拐杖,嗔怒道。
 
    萧不平摇了摇头,坦然说道:“既然你执意多管闲事寻死,那老夫就送你一程。”
 
    话音刚落,萧不平飞步上前,运气双臂。
 
    那孟婆见得萧不平来势汹汹,当下挥动拐杖,双臂齐运力。
 
    奈何萧不平臂力刚劲,内功更是深厚。孟婆抵抗着他的双臂,左足已经明显后撤,地面已然凹陷下去。
 
    “哈哈哈,你果真还是老了啊!”萧不平狂笑道,对着孟婆一阵嘲讽。
 
    孟婆脸色一沉,双臂微曲,借力使力,硬是一掌震退了萧不平。
 
    掌风迟迟,萧不平狠退了七步方才止步。瞧得自己肩背肌肉坟起,萧不平倒是有些小瞧孟婆了。
 
    不过先前的一阵剧烈攻击,孟婆倒是消耗了太多的内力,原本就已经衰弱不堪的身子,这下子更显得有些吃力了。
 
    萧不平双脚齐用力,再次对着孟婆一展攻击。孟婆手腕当下便被萧不平拿住,孟婆手腕一沉,又把他这一拿化解了开去。
 
    浮躁,只为追求铁石心肠的冷漠,情感往往会影响一个人的判断。这句话还是他的师父教给他的。
 
    “都怪我,是我连累了你们,害死了姥姥……”捕神单膝跪地,自责道。
 
    木婉清摇晃着鬓发,“不,不怪你。或许这就是命吧,姥姥之前便有重疾,总是偷偷的掩盖过去,生怕被我发现而担心……”
 
    “你放心,我答应过你姥姥,会照顾好你的。”捕神一手搭在木婉清的肩膀上,不断安慰着。
 
    木婉清伤心欲绝,扑倒在捕神怀里抽泣着。在这个世上,除了姥姥之外,她便是再无亲人。她不知道今后的路该怎么走,何去何从无人告知。木婉清不会武功,算是没有习武的天赋吧。二来,孟婆也希望木婉清能够远离江湖的世事纷争,人心险恶,太过无常了……
 
    “木姑娘,时候不早了,我们启程上路吧。估计过不了多久,又会有一些麻烦的人来到这里……”捕神搀扶起木婉清,欲要上路。
 
    木婉清擦拭着泪痕,对着捕神轻声说道:“风大哥,别叫我木姑娘了,叫我婉清就好。”
 
    捕神点头示意,二人收拾了一些细软之后,便离开了此地。
 
    不久,起风了。的风越吹越猛,好像有刮不完的风,风势猛极了,连根拔起了四周的树木。乱甩着细长的枝条,地上的叶子跟着风哗啦啦地呼啸着向前冲。
 
    一个头戴斗笠的黑影飘忽而来,他一手抚摸着墓碑,接连哀声叹息道:“昔日的孟婆,如今已然化作枯骨,可叹呐……”
 
    黑影蹲坐在地,头部紧紧的贴靠在了墓碑之上,似乎有着无尽不能言说的诉语。
 
    捕神与木婉清轻装上路,朝着十八里铺的铸剑阁走去。行至大半日,已然到达了彭城。
 
    彭城乃是南北通道,塞外皮毛集散之地,人烟稠密,市肆繁盛。
 
    木婉清还从未离开过那山林,初次见到山外的世界,顿时感觉奇妙无比,对一切新鲜的事物都充满了兴趣。
 
    忽见一个首饰小摊,木婉清好奇的走了过去。小摊上摆满了琳琅满目的首饰,玉手镯,金簪子,翡翠项链……
 
    木婉清瞪大了漆黑的眸子,还未见过如此艳丽的装饰品。捧在手心里,显得尤为珍贵。
 
    “姑娘好眼力啊,这枚玉簪子可是我这里的上品好货,您戴上啊,一定好看。”卖首饰的婆娘一个劲的夸赞道。
 
    其实这也就是一个寻常卖贩的小摊子,里面的货品也都是低等货,不过对于市井百姓来说,已然是高档的奢饰品了。
 
    木婉清看着那玉簪子甚是好看,内心也颇为欢喜。可是,细想之下,自己身无分文,日后还要全部仰仗风大哥的照顾。想到这里,一丝不甘,又将玉簪子放回原位。“这玉簪子着实不错,可惜我没带钱……”说罢,木婉清又踱步到了另一处小摊上观赏起来。
 
    捕神看在眼里,又走到那首饰摊上。“老板娘,先前那姑娘看中了哪一款首饰?”
 
    老板娘一看来人谈吐不凡,定然是一位公子爷。“啊,就是这款玉簪子,公子要买一枚吗?”
 
    捕神扔下了一锭银子,也没过问价钱,拿着玉簪子便去寻木婉清了。
 
    木婉清正在围观几个艺人,上演着一场胸口碎大石的精彩表演。一群人拍手称快,接连叫绝。
 
    正所谓有钱的捧个钱场,没钱的捧个人场。待得艺人捧着铜锣问着看客们讨要钱财的时候,刚好轮到木婉清了。
 
    慌忙之下,木婉清浑身乱翻,可是却没有带的一个铜子,略显的有些尴尬。这时候,身后伸出来一只手,扔进铜锣里几枚铜板,那艺人才满意的向下一位看客讨要。
 
    “这出门在外一定要带些钱财,不然可没法身处他乡……”捕神附耳言语道。
 
    木婉清回头一看是捕神替她解围了,顿时脸上泛起了一阵的红晕。
 
    “风大哥,这外面的世界可真繁华热闹呐。”
 
    “繁华热闹是不错,但是太过繁华也不一定就是有趣。闲情乡野却也不失为一种向往的生活。”
 
    二人交谈着,乐此不疲。
 
    陡然间,木婉清看到迎面走来一个老头肩抗糖葫芦叫卖着。
 
    捕神瞧得木婉清的双眼好奇的对着那糖葫芦目不转睛的盯看着。
 
    “老板,来一串糖葫芦。”捕神递给了老头两个铜板,拔了一串糖葫芦递给了木婉清。
 
    “啂,这个啊叫做糖葫芦,很好吃的,你尝尝看。”捕神轻笑道。
 
    木婉清确实没有见过这种吃的,当下接过,咬了一颗。一股酸酸甜甜的感觉,她很是喜欢。
 
    看到木婉清如此天真无邪,捕神心里就多了一份内疚。若不是因为他的话,恐怕此时,木婉清还会跟姥姥在山林之中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。一想到这,他便觉得自己很愧对木婉清,只想让她高高兴兴的。
 
    随后,二人漫步来到了一间客栈。赶了一天的路,也着实有些累了。他倒是还好,不过还得照顾着木婉清,木婉清肯定有些疲惫了。
 
    自从答应了风铁匠的半月期限,算来算去,已经耽搁了四天的时日了。这去往十八里铺还需要两三日的路程,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方才能刚好在期限之日交接。
 
    这一进客栈,一楼大厅内人生嘈杂,坐满了人。不过这些人中大都是一些刀客之辈,兵器林立。
 
    三教九流云集,最多的无疑是类似阎基那样的消息子。
 
    瞧得捕神与木婉清进门,原本嘈杂的声音瞬间消寂了。一些人的眼睛不断的自木婉清的丰满的娇躯上扫视而过。
 
    捕神与木婉清没有理会那些人,径直的上了二楼,寻得一处空桌坐了下来。
 
    两人安静闲坐之时,楼下的一堆汉子大声谈论起来。